_氯十七

我有十二奇笨——

【突然想来一发搞事情

看左上角那个火炬!
南方纵火大学江东纵火团本鹿在此——!!

“今天也是一个遛叔的好天气!”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paro可以让差了20多岁的这俩在一起愉快地遛叔23333

【泛黄地图上,用干涸血迹染一点光。】——三个曹魏粉的毕业旅行记录(郑州/许昌/洛阳)

*非正经唠嗑版,图很多,很多,很多

适合无聊且有合适的网络连接的人阅读


7.3

早上很早出发去火车站啦,好困

在车上各种吃粮看真三战无混剪,好像五个多小时过得也没那么慢

在快饭点的时候到达郑州东站



这四个字真的好看

本来并没有安排去郑州,但是听说许博的一些东西搬到郑州了,所以来看看博物馆



火车站这一块空旷到能跳舞


吃了一碗老郑州烩面,叫车的时候发现曹老板的老巢附近叫不到曹操专车_(:з」∠)_


免费取票!

  路上和出租司机说话然而发现河南话不认真听真的听不懂……


在博物馆门口看见一墙姓


激动地给荀家人拍一张特写

【迷妹脸2333333

我喜欢220这个数字……

hmmm……曹老板去世的那年……

然后就进去看文物啦,然而符合我们这篇游记主题的展品比较少

是按照时间排序的,从先秦一直到明清

文物真的很好看qwqqqqq


有点感动——


放一棵被朋友强推的白菜


然后我们发现看博物馆比我们想象的快了好多,于是我们按照出租车司机阿姨的建议……逛了商场……

在一家书店呆了很久


司马懿人气有这么高——




想拍下在商场买的饮料,结果洒水车经过,惊喜地变成与彩虹的合影!

接下来就等车回火车站去许昌住下啦,车上和司机讨论北方和南方方言的问题……嗯……


……

好带感

为什么我只是到了火车站就已经开始燃了起来呢

因为这里到处有带【建安】的房地产广告……

说实话,看各种路名就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情怀的城市,到处瞅瞅都这么觉得


许昌夜景

7.4

早上本来准备去文帝庙的但是下雨……所以先去了许博【然而难道明天就不下雨了吗?(ノ=Д=)ノ┻━┻


刷身份证就可以进去


整个二楼都是曹魏相关诶!

下面是魏粉燃烧时间——


老板【谁会攀爬老板啊!


qwqqqqqqqqqq……

嗯,这句广告词后来在火车站的广告牌上也看到过


老板的背面就是献帝



我们爱香炉——


我小时候陶艺课捏过一圈猪还拿去烧了……原来我和东汉人有一样的想法……


好想要……

【嵇中散和钟司徒被放在了一起2333




吃完饭就去丞相府看老板啦!


老板摆酒阵召唤嘉嘉


当然要被老板摸一下头啦——


我爱魏岁


获得学生票一张,直接减了四分之三的钱呐!


进去之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巨大的消防通道

因为这里是曹老板的家所以……要 防 火……


hmmmm……

要听老板的话……


不行我是不是该正经一点_(:з」∠)_


接下来就是舔屏时间prprprprprrr!!!




“为什么只有文若有半个脸其他谋士们都没有脸”

“那半个脸是三国杀欠他的”

虽然没有脸但是我觉得他们就是长这样的!

从后面就能看出的气质!

就是这样的没错!!

下面是继续舔屏时间——

为了保持神秘感就不全放了|ω・)

嗯,我很想吐槽丞相府的字库啊

没有【彧】,没有【惇】,没有【郃】,没有……

在各种字体间随意切换(ノ=Д=)ノ┻━┻


“为什么大侄子长得这么好看?”

“他本来就好看……”【迷妹脸

“可是他比他小叔都好看”

“……”

他小叔可是史书记载的好看

然而有荀家人的优秀基因怎么都会好看的吧——


我觉得这张图上的介绍有点问题↑

也可能是我见过各种版本的解释

但是我明天就要去见荀爷爷了 紧张

【到了明天我就会悲伤地发现幸存的树只有5棵了……


买买提的头巾出自此处↓



张姐姐真的好好看啊……


这位辽神你为何穿明朝人的官服←_←


接下来是继续旋转爆炸舔屏时间【不!


一进门就认出了东尼233333




在这一头拍武将们

然后去那一头——

按照我们的计算这两人【文和和嘉嘉】只有一个座位了

所以他们只有两种选择

1两个坐一个位置

2一个人和曹老板坐一个位置

_(:з」∠)_


我爱他们——


我们发现在这一头无法拍到文若的正脸于是又去了那一头



qwqqqqq……

虽然绿了点……但好像还能看清楚

怪我没带长焦镜头来拍文若【拍桌

话说曹老板对文若好区别对待啊

所有的武将桌上都有酒,文官桌上都有砚台,只有文若的桌上既有酒又有砚台……【这里被徐晃的手挡住了x

为什么我会发现这种奇怪的细节……


再往后走,我们会进入高高的赋诗楼


一门三父子 都是大文豪

【这当时是说苏家的吗……

丕丕和植弟

做得真的特别好分辨……



墙上曹家人与建安七子们与文姬_(:з」∠)_

啊 懒得放图……


文姬真美啊


我们继续爱香炉——


下面是表情包时间




最后就是去藏兵洞啦!这个时候外面雨下得很大了,这真是个躲雨的好地方

至于藏兵洞里有什么就不剧透了

hmmm……就剧透一下下←_←


下一站春秋楼

在门口发觉了修伞技能


关二爷你喜欢养猫吗……??


下雨的感觉很棒

顺便研究了排水口的原理



回去的路上看到了钟爹和七子



7.5

今天早上我很紧张,因为我要去看荀爷爷了

早上出门之前,函数摸着我的头发说“你今天有好多荀氏翘毛”

十分适合你要去的地点啊hhhhhhh我这不安分的头发

我们查好了路线,坐9路到陈庄社区下

即使都这么清楚了我们依旧找了很久才找到那个有9路的公交车站(它一个车站分两半是什么鬼啦!)

在陈庄社区下车之后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各大repo中出现过的熟悉的门


这个氯突然像失去了电子一样激动!

然而我们发现前面的路被拦住了,最后只能从边上的一道小缝里挤过去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熟悉的假山 树木已经这么茂盛啦


接着我们就开始寻找写了【八】的墙……

就是这里!


墙角上本来写着【八柏冢】的牌子,已经经不起日晒雨淋……


然后是excited氯的手机的艰难对焦时间

“文若,我带你来看爷爷了!”

qwqqqqq……


就是这里 门已经很破旧了……



一共有八棵树,在丞相府里写的还有六棵存活,然而现在已经只有五棵了……qwq






在枯死的树边上都种了小柏树,有些已经很高了。

住在这里的奶奶说这棵小柏树是荀氏后代从他们现在的家乡带过来种的,一种就活了


奶奶很热情,给我们喝水,给我们拿凳子坐,还给我们采驱蚊草


过了一会发现自己有点听得懂河南话了感觉很快乐

奶奶给我们用河南话讲荀淑的故事,讲“他的八个儿子都中了状元”“他的孙子是曹操的谋士但是后来离婚了(划掉,我这里真的没听清所以自己脑补的),然后他的儿子们都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hmmmmm……虽然东汉时候哪来的科举/文若若和曹老板离婚的时候他儿子得多大了

但是毕竟民间传说嘛……听老奶奶讲荀家的传说也是很温暖的事情呢😊

毕竟这里的人们把荀淑当作大仙爷供奉,奶奶说我们在这里许愿也会心想事成。

她们都说想被第一志愿录取,而我……不存在这个问题……


就在我们坐在八柏冢顶上吹风的时候,我的lof收到消息,我发现自己被三国X注的襄樊之战声优剧应援翻牌了。

真是神奇,这样一种场景,神奇而且喜悦


手抚摸着古树的纹路,那种微妙的时空交融的感觉油然而生。

奶奶问我们,“你知道东汉离现在多少年了吗?”

多少年了。东汉末年,距现在,一千八百多年了。

这些树是真正经历过的。

一千八百年前,荀氏八龙身着素服将它们在这里植下的时候,大概也就像那棵小柏树一样大吧。

多少古墓被推翻了,被重造了,被城市的车轮碾压到销声匿迹(我家那里策哥的墓已经成为了南门世家)

而因为这八棵树,颍川荀氏至今仍能找到一个实实在在存在的根。

要离别了,实在有些不舍。奶奶说欢迎我们再来,而我并没有那种有生之年一定能再来的信心。


但颍川荀氏一直是我心目中的白月光啊。


希望你真的能像奶奶说的那样一插就能活。若是如此,你将会是我有生之年最好好对待的一株植物。

睡了一会午觉之后就打了车去魏文帝庙了

不知是中午没睡醒还是路上过于颠簸

我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晕车的迹象……

好的,我知道了,是我的锅,我不应该一边坐车一边写游记的……

车停在了郭集村,进去还有很长一段乡村小路


远处已经可以看见那座庙了


走在路上看到的天空

(这时我家正下着暴雨呢


嗯,就是这里√


草木丛生,是他想看到的样子吧。


这里本来是曹家的家庙,后来魏明帝曹叡将它改为文帝庙。

然而为什么曹家的庙里会有二爷呢——



忙着摆拍的我错过了听守庙的老爷爷讲丕的故事……qwq


这个短歌行是真的好看啊!

真——的——好——看——

我有那——么喜欢短歌行!啊!


为了保持神秘感,我又准备不放一些图了23333333333333

楼上的风非常舒服,

那一定是阿丕本丕了——


在这样的荒郊野外,我们居然奇迹般地叫到了回去的车

是你在那里保佑我们吗?


“顺天意顺民心”w


回去之后睡了好久才想起去吃晚饭,真的激动了一天真的静下来才知道累的感觉。

晚饭后去了曹魏古街逛逛——

感觉自己好像在飞



是嘉嘉的老家呀!


在曹操馆门口有一对老人摆摊卖香召唤文若

我们回头的时候买了好多回去,真的幸福


【荀彧阁】【文和楼】

你们是天上的星宿,降落于此变成楼阁

依旧如此璀璨。



我们到处寻找【奉孝楼】【公达楼】之类的东西,未果

不过奉孝不会愿意做一幢楼一直站着的,他现在一定在到处玩或者在某家店里喝着酒呢x

公达不会愿意做一幢楼在闹市中站着的,如果所有人都可以随便进进出出,怎么能“深密有智防”呢。


啊 脑洞开到哪儿去了


这家 品魏蜀粉

“因为这个蜀粉来到许昌想吃魏国人”

笑了半天……今日最佳233


路上遇到好多在大街上唱歌的人

也许是受曹老板的影响吧

“幸甚至哉 歌以咏志”

【我也好想在大街上唱歌啊!

感觉来了两天,已经和这里的城市打成一片了

习惯了这种氛围 渐渐习惯了听河南话

我喜欢这座城市啊

许昌。


7.6

果然我们的行程是一天比一天艰难的啊

早上傻傻的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家花店,买了一束绣球【?


卖花的阿姨还在上面撒了银粉,感觉超级漂亮诶!


然后我们走到许昌汽车站乘车到长葛

嗯……我觉得这是我坐过的最颠簸的一次车,包括过山车。过山车在平直轨道上行驶的时候好像也没那么颠……

吸取了昨天的教训,我不在车上写游记了,但是还是晃到使人没脑子,而且我还保护着一瓶玻璃瓶装的酒

扶着栏杆感受世界的旋转吧……

为了钟爹……


于是我们错过了【立马滚蛋】的长葛市地标,来到了这样一个不对的车站_(:з」∠)_

只好在门口打车去钟繇文化广场


下面是路牌展示时间!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远处的好大的比曹老板还大的钟爹!



钟爹前面的路是按照字体顺序排列的书法作品



宣示表


为什么我莫名觉得他也不会喜欢站在这里呢……

钟爹的后面有折断的剑,然而我好像没拍到


在钟繇文化广场后面,长兴路的尽头有这样一块碑


找到这块碑我以为马上就要找到他们的墓了

其实如果我们找对的话的确是这样……

但是我们却在里面迷路了又转了一圈绕回来

hmmm……然后回到原地重新按照贴吧里的指示继续寻找

终于



这是墓地的外面,后面围墙围住的是陵园本体


终于找到了门

里面很荒芜,杂草丛生,但是可以看到很多别人献的花和酒和点过的蜡烛。

花都成了枯黄的颜色。


钟爹……qwq


据说曾经通往会会的路是杂草掩映无路可走的,现在去的人多了已经好了许多


两个会厨都和他单独待了一会


我很羡慕


那时候我也在钟繇墓前站了很久

安静到只能听见风吹过树林的声音


但是我脑子很乱,努力要想起些什么但是越来越乱。没有那种彻悟的感觉。

大概还是我厨力不够吧

不足以走进你的内心,也不足以看清我的内心

就是这样


回程的时候本来以为要再坐一遍有病的公交车然而幸运地遇到了从许昌魏都区来的司机,于是直接回去了。

下午就到了告别许昌的时候,明天我们就会在洛阳了。

虽然在车站上玩有病的游戏,但是从钟墓回来就一直有点郁闷的感觉。

脑子很乱,很乱,很乱

想抓什么却一直抓不住

也打不通那一层与历史之间的隔膜

你说,喜欢一位历史人物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搞不清楚啊。

好希望我能像你们一样清楚、明白。


7.7

今天真是灰心丧气的一天。

嗯,不过也是,难度是逐天提高的嘛。

早上我们准备去首阳山,自从看了各种各样的错误示范之后我们决定还是多花一点钱直接打车过去。

司机师傅表示这个地方离洛阳市里这么远,他也没去过。

他说,“你们怎么会到这种地方玩”

我们想了一会,说“是去扫墓的”。


然后我们就来到了这里——

啊!正常的门!感动!!

然而里面正常的地方只有一个广场那么大

接下来就是这种路


或者这种


hmmmm……

好吧其实过了一段就又有硬的水泥路了,但是我们故意不走

其实我感觉还挺好的


“森林公园”里都是这样的灌木……


路上勾住我的荆棘


白驹过,不见经年繁烁。


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开始搭建祭坛并制造了一些……死蚂蚁……

好的现在丕丕也有了死蚂蚁也有了【你怎么这个时候还皮啊!

我们对坐共饮葡萄汁吧!


将酒浇在土上,搭建葡萄祭坛

山上吹起了越来越清凉的风,看来子桓对我们还不错呢。



下面放了函数的《千秋岁》


回去的路上我们开始一边走一边滚葡萄

葡萄在路上跳跳跳跳,真的可爱


接下来就到了我们的二怂环节

**从这里开始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

从首阳山下来我们乘车去杜楼村看杜预和杜甫的墓

我们想着“没有人会不知道杜甫的对吧”就很有信心地去了

然而……

(此处没有照片)

我们围着地图上显示的那个方方的叫做“杜甫墓”的东西转了两圈

没有门

没有门

没有门

……

门好像在一户人家的里面,但是门口的铁栅栏锁着,翻不过去

这……

唯一的收获是在杜楼村看见了羊——


(好吧虽然我初心是羊陆2333)


于是我们只好继续坐车去找汉魏洛阳故城(其实这三个地方和旅馆完全在一条线上,理论上来说是很方便的)

结果找到的司机就是刚才把我们放在这儿的那个……于是他目睹了我们尴尬访古失败全过程2333

首先,我们决定把地址直接定位到一个叫“汉魏洛阳故城”的地方妄图像去首阳山那样一次成功

但是当我已经看到了传说中写着“汉魏洛阳故城国家遗址公园”的牌子的时候,司机的导航让他拐进一个没有路的地方

司机放弃了,把我们放在了白马寺

去白马寺是因为这至少是个正常的旅游景区,不会太荒郊野外

在白马寺,不甘心的我又翻了一次河南历史公众号和几个去过的人的游记,想验证一下那的确是个可以去的地方,于是我们再一次从白马寺出发进行了第二次探索

按照河南历史公众号的指示坐车到金村路口,看见的是这样的景象


感觉四面八方都能看见离自己很远的城墙类似物,很多地方有铁丝网围着,但又不知道到底哪个方向是对的

好像漫无目的地走了很久,企图穿过铁路,我们知道“城墙就在这里”,但又因为找不到遗址的正确地点而难过

情急之下我想直接去打扰河南历史的微博,但是好像来不及了。在强大的阳光下有点中暑的迹象,而且我们似乎没吃午饭。为了生命安全我们必须赶快去一个正常点的地方。

后来我觉得自己好傻,早知道这么难找,我应该在来之前把各种考古公众号和去过的大大们都打扰一遍问清楚的呀。

所以说难度一层层提高,最终还是没能通关呀。的确有点不甘心,因为我们都知道不过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而且回去的时候还不到五点,也许只要多努力一点点,就会豁然开朗呢。

于是再一次感受到谢长极大大送我的这张明信片有多么珍贵


所以留下遗憾是为了再来一次吗

因为在洛阳的时间实在比较仓促,所以还有很多能去的地方都没有去

感觉的确要再来一次的

但是接下来的假期大概会非常忙,上学的地方很远而且有小学期进实验室之类的事情,而且还有尚未打开的湖北安徽副本等着我去探索

也许再一次进军中原就是有生之年了

第二天,7月8日,我们就乘火车回家了,时间为什么过得这么快,我不知道。


取火车票是为了留作纪念,但不是每一张都来得及取。

【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_←





就是这样,

当我终于来到这里

这片时隔千年依然让人魂牵梦萦的土地

看见高楼林立,看见彼黍离离,

看见重建的过去抑或是历史的废墟


我能够感受到,发生在这片土地的故事

原来从未被人们遗忘

一个个鲜活的灵魂好像依然在人们的记忆深处燃烧

嗯,那是存在过而仍没有被磨灭的记号

好像在泛黄的地图上,依旧用干涸血迹染出的一点光。

End

大魏词牌名计划1/10

我觉得我这首相当于热力学第零定律|ω・)
因为这个计划是昨天才产生的
为大魏人物寻找适合他们或者有典故的词牌名并填词
我想这大概是从——
“我觉得大魏群像很适合一个词牌名”
“《满庭芳》!”开始的吧

几个月前的一天下课,函数过来告诉我一句句子
“案上青玉,案下沉香绕”
“我觉得这句话很适合令君,把它送给你了”
本来是《鹊踏枝》的句子,但是我还是改成了《青玉案》。

这次有认真地注——
* 【據】本来是用的繁体,我承认它在正常的语境里翻译不出正常的意思,但是可以带来那种我想要的感觉。我查的时候发现它有一个隐蔽的【安定】的意思。假装是可行的吧。
*【风尘】借代战争。这是我最后改的,原来用的是【烽烟】。想了很久,觉得【风尘】这个词更适合东汉末年的战争场景。
*【谖】意为忘记。自己做到秉忠贞之志就能忘记苦心吗?可能是我希望缓释一下这样“意苦”的氛围,所以故意用了这个字……
*【几任秋兰妒】——化用白居易诗“花妒谢家妓,兰偷荀令香” 我太喜欢这一句了w
*【半璧遗碑】指在寿县报恩寺躺着的半块墓碑
最后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

【荀彧/爱因斯坦】溯光

* 1 文若忠汉设定/老爱不接受量子论设定

   2 本文本来是语文作业,题目是要写两个看起来没有关系的人,所以剧毒乱拉郎就是本文存在的前提。当时只写了三段议论,附在后面。我很纠结要不要发给语文老师看,毕竟已经毕业了。

   3 我历史真的很差,虽然最近很努力地学但还是很差……写科学史的高峰期也已经过去,剩下的手感竟只有在学校写惯的议论。全篇都在靠感觉和个人理解行事,我十分惶恐。

    算了……写文就是为了自己爽……



溯光

 

让我们坐上这辆历史的过山车。记住,这条路上没有归程。

 

他的一头白发长而蓬乱,这样的形象已经深深地印刻在公众的脑海里。人们看来这仿佛就是智慧的化身,拥有着世间不可多得的神力。但当他自身触摸时,他很清楚,也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不过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具肉体,力量渺小到不足以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在此刻也将与千千万万人一样归入凡尘。

他站在门前,逆光而来,前方似乎是一片新的世界,空虚间隐隐浮现出后人尚未铺完的路辙。他回头,最后一次望向自己来时的路,大门在缓缓地关闭,门后那片废墟散发着微弱的余光。一切都回不去了,历史的重量把时空弯曲成螺旋形的通道,但在现实维度上,永远只有单方向的向前行走,每扇大门只有一次打开和关闭的机会。

门缝间的光线已然黯淡。他企图抓住些什么,留下些什么,却只是无果地将手中未写完的统一场论稿向前方掷去。

“这里,是所谓的新生吗?”

 

上帝说,类似的情景,他曾见过。他敢说自己已见过无数次,只不过大部分都已忘了。只留下一些印象深刻的,很少。

——他从遥远的东方挑起一根世界线,缠绕在自己布满掌纹的手上。

 

“你是谁?”

来者是无声的寂静。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能兴复汉室?”

是因为无声的寂静。

也许只因为这里是不能传声的真空,上帝觉得根本没有必要为两个连形同陌路的资格都没有的人刻意搭建一条对话的通道。只有光线与影像在交错辗转,他将两条世界线在手中反复揉搓缠绕。他睡着了。

 

二十世纪初的物理学界有两朵乌云,一为迈-莫实验,二为黑体辐射。东汉末年的华夏土地亦有两朵乌云,一为外戚擅朝,二为宦官当政。

大厦将倾,势必在惶恐的人群中,会出现那么几个英雄,跳出来正梁修栋,添砖除蠹。老一辈的洛伦兹率先出马,将不变的光速收纳进数学变换中,而他却直接承认了假设光速的变化本来就是错的。普朗克在研究黑体辐射公式时发现能量竟以不连续的量子形式出现,而他选择了相信,并迅速用这样的想法解决了光电效应的难题。

他做得那样好,一年内发表了五篇震撼世界的论文,他凭借远超常人的智慧与勇气,在很年轻的时候便成为物理学界关注的对象。

那扇通往新世界的门,那扇注定有一天将要关闭的门,已经被他亲手推开了一道大缝,在摇摇欲坠的屋檐下苟延残喘的人们看见了,其中的勇士们摇旗而出,向门边涌去。他们要推开那道门,他们在那里看见了拯救世界的希望。

希望在曹孟德手中。他最先发起义兵,西去抵抗董军的暴虐。虽然兵力终究不够而没能成功,但在一片寂静黑暗中最先呼喊的那个,总是代表着正义与强者。

他怀揣梦想,选择追随希望。紧跟乌云之后,狂风暴雨会接踵而来。他愿意倾尽一身的智慧与才华,平定乱世,扶正江山,救苍生于水火,力挽狂澜与将倒。制方策,定胜算,居中持重,驱虎纳贤,使袁军溃败、吕布被擒,使那道正虚掩着的门缓缓打开。这位王佐之才已经做到了最好,但谁又知道,他所辅佐的,到底哪一位是“王”?

勇士们摇旗涌向出口,于是彼方横槊,天下归心。

勇士们摇旗涌向出口,于是氢原子光谱被解释,矩阵力学被提出,新物理学的爪牙伸向了全世界。

一旦触发了机关,即使有再坚定的信念,一切都是不可控的。

他还没有放弃。他试图找出哥本哈根派理论致命的佯谬,却在论战中被自己的广义相对论所打败。汹涌而来的事实越来越清晰地勾勒出那崭新的图景,聪明如他,他怎不知道。

他已不能放弃。一次次自守谦退、以身为谏,而半生的戮力忠贞,到最后却只剩下进退维谷。汉王朝已是摇摇欲坠的空壳,即使凭借神明的力量也难以修复;而曹魏已集聚了天下大势,若将曹操比作周文王,那么其后代汉也亦必为势之所趋。曹操心意如何,而世士又心意如何,聪明如他,他怎不知道。

 

叹智绝半世,俄而乱起,落稿待注。

惟身付三分,终致玉焚,遗香未央。

 

离开梦境的上帝拨开云层,眺望着这个世界。

一百年后,计算机中装载着性能翻倍的芯片,地球上空环绕着量子通讯卫星,期间多少尝试多少失败,在上如他,他怎不知道。

一千八百年后,那片土地高楼林立、公路纵横,期间经历过多少战乱,多少劫难,多少次的改朝换代,在上如他,他怎不知道。

唉,可爱的人啊,若你们也能来看一遍这历史的地形图上已画好的长卷,你们自会明白。

他将世界线的末端合于掌心,再一次暗暗地叹息。

 

建安十七年,他逆光而行,回头望向那扇将要缓缓关上的大门。门后是满城风雨,是永不停息的战火与烟尘,是遍野的哀嚎,千里的萧瑟。杀伐的火光间,这个曾经恢弘壮阔的时代,用鲜血染出最后一抹殷红的暮空。历史的重量正催着人们前进。在离别之前,他停下脚步,伸手捞起一捧残存的霞光,封存进自己怀中的空盒。


【附】

 “历史是一条没有归程的路。时代的闸门打开又关上,每一扇只有一次通过的机会。有人奋力推动着身边的世界去往下一个时代,有人终究没有跨过门槛,最后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而在那扇大门即将缓缓关闭的时刻,有人却伫立于此回望那门后渐渐淡弱的余光,即使当初,是他自己亲手将这扇门推开。”
“站在历史的制高点上,我们得以冷静地观察这一切,在统计学的角度,将一切的更替变换视为理所当然。然而对于个人而言,对于这一个个在历史中微妙的存在,一旦触发了机关,当潮水涌来,巨浪将过去吞噬,即使有坚定的信念,一切都是不可控的。”
“这两个人没有任何关系。在这个世界不会有,即使在死后的另一个世界,也连‘形同陌路’的资格都没有。只有我这样一个疯子,竟会在一切早已结束的时候,妄图想象他们在那门后的余光中,到底看见了什么。”
…_(:з」∠)_
纪念一篇有脑洞而因为下不去手所以夭折了的作文。


读《风赋》时候想画的
本来另一半是耆卿
然而画到一半被留白液毁了,
只剩一张残存的照片。

【来不来吃一口大魏粽子!】

两年没摸板子的我终于要开始干正事了!
然而这个电脑的色差……我画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么鲜艳啊导到手机里就……qwqqqq……